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原著小说《玻璃鞋》第1-108节(36)

当前位置:首页 > 内地剧情介绍 >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原著小说《玻璃鞋》第71节剧情

  但就因为猜不透他的心思,她反倒要看看,利曜南究竟怀着何种心机,邀请他们父女两人参与这场鸿门宴。

  这一晚,她留宿在父亲所住的饭店,打扮得极尽娇媚美艳。在酒店大厅等待智珍的谭家嗣,乍见自电梯内走出来的女儿,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智珍,这不像平常的你。」谭家嗣挑起眉,语调保留。

  「爸,「平常的我」又是怎么样的?」她笑问。

  「平常的你,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刻意打扮,除了姜文之外。」

  她的笑容加深,搭配着脸上的浓妆,十分妩媚。「爸,你说错了,我不是为了一个「男人」而打扮,而是为了一场「目的」而打扮!」

  「目的?」

  「一场商业目的。是您说的,利曜南毕竟是个商人,所谓在商言商,我想吃饭应该算是一种应酬。」她美丽而妩媚,身上昂贵的蝶衣,就是她最好的伪装。

  「但是,我不希望他将目标投注到你身上,」谭家嗣效仿眯起眼。「更不希望,你太过于投人了。」他的目光深沉起来。

  智珍凝视着父亲,笑容慢慢自脸上褪去。「爸,既然你已经派我到台湾来,就该料到我无法不投入。」语毕,她忽然又报以一笑。 「如果不是全心全意投入,我如何能达成您交给我的任务?」

  谭家嗣怔在原地,一时无语。

  「走吧,爸,」灿烂的笑容重回她娇媚的脸庞。「既然利先生是您在商场上这么重要的黟伴,我们如果迟到了可不好意思。」她率先迈出酒店大门,直往停在饭店大门口的进门私家车而去。

  司机为智珍打开车门,她毫不犹豫地跨入车内。

  还停留在酒店大厅内的谭家嗣,深沉的目光追随着女儿窈窕的身影――

  他深锁的眉头,始终没有放开过。

  准时七点,谭家嗣与女儿连袂抵达利曜南位于信义区的豪宅。

  屋内灯火通明,利曜南已经站在大门口迎接。

  智珍妩媚的倩影令他惊艳,他毫不保留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她的身上,连谭家嗣都注意到利曜南的不寻常。

  「咳,」谭家嗣不得不引起注意。「曜南,你打算让我们在门口站多久?」

  「谭董,谭小姐请进。」利曜南神色从容,丝毫不为自己的失礼而慌乱。

  经过利曜南身边时,智珍报以一笑。「利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好像总是让您请客?」她甜美的笑容极其妩媚。

  利曜南微微欠身,笑而不答。

  他反常的绅士风度,让智珍另眼相看。随即,她别开眼,跟上父亲的脚步。

  用餐时大厅内灯火俱熄,仅点起数盏蜡烛,屋内呈现晕黄半暗的浪漫景致。

  餐点是国内最富盛名的五星级饭店外烩,自豪宅大厅内一片长达五米宽的玻璃墙往外望去,整个城市的夜景一览无遗。室内优雅的音乐搭配着高楼居高临下的夜景,这一顿晚餐不仅色香味俱全且情调宜人,吃得宾主尽欢。

  直到晚餐结束,甜点与饮料上桌,谭家嗣的心情也开始放松。

  「我本来想,如果你在吃饭的时候提到捷运BOT案,那么我可能要食不下咽了!」酒足饭饱后,谭家嗣开始有心情开起玩笑。

  他明知道利曜南保证过的事,是绝对不会自毁诺言的,这也是谭家嗣信赖利曜南,喜欢与他合作的原因。

  利曜南淡淡地道:「今天既然吃的是接风饭,那么就只适合聊一些非关利益的家常事。」

  谭家嗣大笑。「说得对!吃饭聊天,就只该聊些非关利益的事!」

  利曜南紧抿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事实上,自从欣桐去世后,这三年来我从未在家中宴请任何亲友。」

  利曜南话锋一转,谭家嗣的笑容僵在脸上。「所以,今天晚上谭董与谭小姐愿意赏光,实在是我的荣幸。」他敛下笑容,目光投射到智珍脸上,后者正眯眼冷视着他。「特别是,智珍小姐与欣桐的容貌如此惊人的相似,就算是我,凝望着智珍小姐时,也常分辨不出您与欣桐的分别。如同刚才我居然有种错觉,觉得陪我吃饭的就是欣桐本人。」

  利曜南的话一出口,室内原本热络的空气,忽然降到了冰点。

  「曜南,在电话里面你不是跟我说,你分辨得出虚实?怎么现在你又把智珍当成朱小姐?!」谭家嗣板起脸孔,把不高兴全写在脸上。

  智珍冷眼看着利曜南,她不说话也不反应,一迳冷淡地迎视他热烈的眼神。

  「智珍小姐到底是不是欣桐,也许还没有答案,」他的视线重新转回到谭家嗣身上,「但是,关于您,谭董。您与欣桐的关系,却有耐人寻味的答案。」

  利曜南平静的口气,却叙述着一件指控――至少对谭家嗣此刻铁青的表情而言,这是最令他愤怒的「指控」

  「利曜南,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谭家嗣怒不可抑。

  他已经伸手拍桌子,怒气冲冲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利曜南抿嘴而笑,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里,他似乎没有站起来为自己辩护的打算,也不安抚谭家嗣的怒气――

  利曜南毫无反应,让谭家嗣大发雷霆!

  「莫名其妙,你实在太过分了!智珍,我们走!」

  谭家嗣叫唤女儿,转身正欲拂袖而出时,大门突然先一步被人打开――一名妇人手里拿着钥匙,站在大门口吃力地眨着眼睛,仿佛想尽快适应屋内昏暗的烛光――

  吴春英被告知,今晚九点,必须准时到老板的屋子里打扫。

  三天前她才通过老陈亲戚的推荐,好不容易得到这份工作,所以一点都不敢怠慢。

  昏暗的室内可以看见有三个人,吴春英只知道老板今晚在家里请客,所以要求她到豪宅清洁用过的杯盘并且收拾餐桌等家务。

  吴春英眯着眼睛关上大门,走进屋内时不忘有礼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只是,当吴春英的视力终于适应屋内微弱的烛光时,她愕然呆住,如泥雕塑像一般怔立在大门前――谭家嗣的脸色苍白、双唇蠕动着,他睁大眼睛瞪着站在门前的妇人,仿佛不敢相信「她」是真实的――

  而吴春英的脸色比谭家嗣更为惨白!她呆滞地凝立着,瞪着眼前发色斑白的男人――

  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但她根本无须辨识,就能一眼认出是「他」!

  「耀……」吴春英干渴的喉咙粗嗄嘶哑,语不成句。

  谭家嗣垮下的脸孔,忽然流下泪水――

  咽下苦汁,吴春英虚弱地叫出声――「耀文?」

  她苦涩的喉头,终于挤出一个早已湮灭数十年的名字。

  第二十三章

  「耀文」这两个字,显然深深地撼动了谭家嗣!

  他猛然回神,脸色从错愕转变为复杂――

  吴春英已经泪流满面,她情不自禁地呼唤谭家嗣:「耀文……」

  「利曜南!」谭家嗣撇开脸,突兀地打断吴春英。「我看今天这顿晚餐,你的目的就只为了让我们父女在这里听你胡言乱语!」他眨干从眼眶里流出的两滴泪,彷佛只是因为不小心,让砂子螫进眼睛。

  利曜南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谭家嗣的反应。

  然而利曜南的冷静,反而令谭家嗣更忿怒。「利曜南!从今天开始,我谭家嗣就此跟你中断合作关系!」

  语罢,谭家嗣拂袖而出,经过吴春英身边他视若无睹、头也不回地迈开大步而去。

  吴春英怔怔地瞪着谭家嗣的背影,她神色哀戚,仿佛有无尽的苦、与无尽的愁压在心底,使得她惨白的脸色有如枯木死灰――

  「谭董事长在机场消失的那个下午,所到之处,就是吴女士工作的医院。」利曜南打破沉默。

  他低嗄、平静的音调,像在叙述一个无关紧要的事件。

  然而对于并未跟随父亲一道离开的智珍而言,父亲失去音讯那数小时,却是极重要的关键。她面无表情地回视利曜南,沉默无语。

  「谭董从机场直接搭车到医院,并且站在医院外等候了数小时,直到吴女士下班才再度驱车,跟随其后,直至抵达吴女士的住所。」他对智珍道:「之后令尊又在吴女士住家门口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才折返饭店。」

  「你到底想说什么?」智珍冷淡地凝视他,清莹的眸光没有情绪。

  「吴女士是欣桐的亲生母亲。然而相貌与欣桐一模一样的你,却是谭董事长的亲生女儿!因此,基于以上数重疑点,我开始合理的怀疑,令尊与吴女士之间的关系。为了这个「怀疑」,我安排前任红狮金控的朱董事长,也就是我的祖父,到医院做了健康检查,然而这并不仅仅是一般的健康检查,在这之前,我已经拿到欣桐当年的DNA检验报告,当时这份报告比对了纪碧霞以及吴春英两位女士,与欣桐的亲子关系概率,却独漏了祖父与欣桐的比对报告。因为在当时,无论任何人都会以为,祖父与欣桐的比对,是绝对没有必要的!所以这个「遗漏」,也就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

  他平静地往下揭示。 「因此,这一回祖父所做的「健康检查」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比对他与欣桐之间的DNA亲子关系概率。」

  「原来你是故意的!」因为利曜南这番话,吴春英猛然觉醒。「你故意安排朱老先生到我工作的医院检查?」她激动地问。

  「没错,我的确是有意的。」利曜南不否认。「因为在检验之前,我想了解这么多年过去,吴女士见到祖父后的反应,以佐证我的推断。」他几近冷血地道:「今天晚上,吴女士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我的安排。」

  「那么,你的答案呢?」智珍毫无激动,她冷淡的眼眸始终直视他。

  「答案并未让我意外,欣桐与祖父的DNA比对,证实她与祖父的亲子关系慨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换言之,欣桐确实是祖父唯一的儿子……朱耀文的亲生女儿,朱家真正的公主,祖父一直在寻找的嫡孙女。」

  利曜南平静的声调,所宣布的结论却宛如晴天霹雳!

遇见爱情的利先生原著小说《玻璃鞋》第72节剧情

  尽管早已知道后果,吴春英仍然重重地闭上双眼――

  「只不过,任人万万料想不到的是,朱家的嫡孙并非朱耀文的妻子纪碧霞所生的女儿。」他幽冷的目光望向吴春英。「却是吴女士所生的女儿,至于这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为何会演变至此,那只有问当事人才能知道了。」

  「呜!」吴春英骤然拙噎一声。

  她完全崩溃了!

  她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藏匿了二十多年的秘密,终究被识破看穿!更叫她旁徨的是,那不堪回首、羞愧内疚的往事从此见了光――

  「为什么?为什么你如此费尽心机,揭发当事人极力隐瞒的往事?」智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只为了证明你没有死。」利曜南的口吻不再平淡,他热烈的目光炽热地投向她。

  「欣桐,只为了证实你没死,所以,我必须道找到最终极的原因,说服你承认你就是欣桐本人。」他深深地凝望她,一向平静的语调因为激动而哽咽,热切的眼神布满了火花――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觅你们然活在这世间的可能。」他深切地接下道:「我曾经祈求过老天,祈求你根本没有死亡,你只是暂时离开。而你的「死亡」只是为了惩罚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因为我曾经那么深刻的伤害过你,伤害过一个用生命来爱我的女人。」

  她沉默着。利曜南继续道:「如果是为了惩罚我,那么让我面对你的「死亡」,已经是这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他深深地凝望她,过往的痛苦深切地揉进他阴暗的眼眸底。

  「你可知道,当我祈求老天时,我发誓愿意以我所拥行的一切,换你回来,包括我的生命。」

  她怔视着他,清莹的眸子闪烁着冷热交织的波澜,静静地聆听一个男人最深刻的忏悔――

  「你错了,她不是欣桐!」

  吴春英却突然开口,打破这一刻存在两人间的魔咒。

  「她是智珍……她是我的另一个女儿,欣桐的孪生姐姐,智珍!」

  这惊人的话语,让在场的气氛一时之间陷入僵局。

  吴春英哀凄的眸子,望向那张与欣桐一模一样的容颜――

  「你出生四十天后,我就没再见过你……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是被耀文抱走的女儿。你是智珍,是欣桐的孪生姐姐,智珍。」她哽咽地低喃。

  吴春英的告白如同一把刀,骤然将利曜南的希望全数斩断!

  他眼中热切的火焰骤然熄灭,这一刻,利曜南全身的血液降到了冰点。

  智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脸部表情戏剧化的转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揭开一件秘密前,要先顾虑当事人的感受?」她淡然的眸子凝若寒星。「不然,这件不该被揭露的「秘密」,可能会反噬你自己。」

  利曜南猛然一震!

  这确然是他没有料到的结局。

  然而这真是他没料到的结局吗?还是他根本在自欺欺人――

  因为不愿意承认欣桐的「死亡」,所以这个理论上极可能出现的「结局」,自然而然被他排除在外,根本不列入考虑。

  「很惊讶?很失望?因为事实并不如你所想像。」她笑得苍白。「我知道,你向来料事如神,这样的结果,一定让你感到很挫折吧?」她冷淡的言辞虽不是利刃,却比刀锋还伤人。

  「智珍?」因为这一席话,吴春英注意到她的「女儿」。「智珍……你知道我的存在吗?」她畏怯地走上前,颤着声问智珍。

  「我知道你,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智珍回答,但是平板的声调几乎没有感情。

  「那么,你……」

  「我以为父亲的决定为决定。因为我不能理解一名母亲,怎么能抛下自己的亲生孩?又如何会将自己的亲生女儿,过继给一个残忍的女人?」她没有表情地问。

  吴春英愣住了。

  这一席问话她难以解释,况且,这么多年来她习惯将酸苦往肚子里吞,一时间她竟然语塞,根本找不到言辞回应――

  智珍忽然微笑。「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欣桐她已经死了,就算纪碧霞再残忍、再无情,从此再也伤害不到她了。」

  短短几句话,吴春英已经泪流满脸,她的心脏狠狠地揪痛了起来!

  「戏落幕了,」智珍笑若,重新转向利曜南。 「如何?利先生,这出戏还精彩、还好看吗?」她冲着利曜南嫣然一笑,眸底末梢却凝结着冷意。

  话说完,她转身走出门外――利曜南蓦然抓住她的手臂。

  她回目瞪住他,与他对望。

  「还不死心吗?还想找欣桐的「影子」吗?」她的笑容很冷,一字一句地对着他道:「那么,你就是傻子。因为只有傻子,才会拿一把刀,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自己的心割。」

  利曜南僵住,握住她的五指失去掌控的力道――

  她轻而易举挣脱他的掌握,转身消逝在大门外。

  夜半时分,智珍回到公寓后,就一直坐在客厅里发呆。

  客厅的茶几上摊着一张照片,照片里头是一名年轻女子,女子巧笑倩兮,证明她年轻时代,曾有过一阵短暂的美好时光――

  那是吴春英年轻时候的照片。

  这是智珍一直随身携带、极为珍藏的一张照片。

  就着客厅里留下的一盏小立灯,智珍怔怔地凝视着照片里的女子,忽然发现,自己与她其实非常相像。

  「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她喃喃自问。

  然后,她慢慢伸出手,怔怔地抚摸着照片里的女子肖像――

  昏暗的灯光,渐渐折射出她眼底闪烁的水光――

  直到那断线的泪珠,濡湿了她白晳的脸庞。

  隔日晌午,智珍来到董事长办公室前敲门。

  「进来!」办公室内传出谭家嗣浑厚的嗓音。

  得到允许,智珍开门进入。「董事长,我听说您今天早上,已经交代助理邀请杨总餐叙?」

  谭家嗣抬头看了女儿一眼。「你来得正好!帝华的合作书在这儿,你仔细看一下。」

  他将一份合作文件推到智珍面前。「杨日杰开出的合作条件优渥,利益分配是合情在理,我没有不见他的理由。」

  顺从父亲的意愿,智珍拿起合作文件,仔细阅读。「正如您说的,那么您见了他,难道不会答应他的合作要求?」看过文件,她提出问题。

  「你猜对了!」谭家嗣咧开笑脸。「我确实很满意杨日杰的条件,也找不到否定这件合作案的理由!」

  「但是合作书上所承诺的土地开发分配,对我们而言并不是绝对有利的。」

  「怎么说?」谭家嗣挑起眉问。

  「捷运支线所在的土地价值,会跟随周遭配合环境与新干线的运客数量,而有极大的落差。况且地方土地是否能如预料,因捷运停驳站的增设而被炒作,还有很多问号。再者,帝华与外商银库的关系,不若红狮一般稳固,未来倘若贷款部分出现问题,那么即使得标,中途停摆的损失就难以计数了!」

  「我以为,你会支持我与帝华的合作,而不是论他人之长、较己之短。」

  「董事长,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您是因为利曜南找到母亲而震怒,因此执意与帝华合作。」

  「我是一个商人!」谭家嗣突然从椅子里站起来,突然发起脾气。「连利曜南都知道这一点。我不会因为任何人来激我,就因此做出错误的判断!」

  智珍沉默。

  「如果你来找我,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总之帝华的条件十分优渥,如果餐叙中我跟杨总谈得愉快,不排除立刻签定草约,择日举行盛大、正式的签约仪式!」

  听到这番话,智珍明白,父亲其实早已决定与帝华的合作案。

  「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明白了?」谭家嗣冷冷地问。

  「我知道了,董事长。」智珍轻声回答。

  谭家嗣皱起眉头。「你出去吧!」

  智珍却站着不动。「还有事?」谭家嗣沉声问。

  「关于,」她回目凝望父亲,面无表情地问:「关于母亲的事,您打算逃避一辈子?」

  谭家嗣震了一下。

  「如果您的逃避是因为爷爷,那么就更没有必要了。」智珍接下道,不因为父亲的脸色难看而退缩。

  智珍这一番话,让谭家嗣怒目瞪向女儿。

  「爸,您可知道,爷爷他的病情十分严重,除了肢体不自主地颤抖外,全身瘫痪的他,已经是一名植物人了。」她对着父亲,幽幽地低诉。

  谭家嗣全身僵固,他怔然地呆站着、瞪着自己的女儿。

  「我知道,二十多年过去,如果您能释放自己,那么以您的成就早就衣锦荣归回到台湾。所以我其实很清楚,此刻说再多也没有用,」她望向父亲,深切的眸光里,有一抹温柔的怜悯。「只是我到失乐园去见过爷爷,现在的爷爷只是一名风烛残年,病弱无助的老人,如果能够的话,我请求您也能到失乐园去见他……最重要的是,能让爷爷也见到您。」

  说完话,智珍转身悄然走开

  留下谭家嗣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深沉地咀嚼着回忆的苦汁――

喜欢看“遇见爱情的利先生”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推荐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