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签证剧情介绍第17-18集

当前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

最后一张签证第17集剧情介绍

  普济州找到蓝伯 蓝伯意外被杀

  大卫按照计划准备杀了汉斯的时候,比尔突然窜了出来,大卫不想当着孩子的面杀汉斯,使得汉斯侥幸逃脱了。但是汉斯已经记住了大卫的背影,所以在大卫又伪装准备刺杀的时候,汉斯主动和大卫搭话。汉斯说话时,手一直没离开枪,大卫不敢赌谁的枪快,只好再次放弃了。汉斯的警觉,让蕾贝卡和大卫猜测,汉斯可能已经察觉了什么。第二天,汉斯派手下去大卫的住处抓人,开门的时候,门上大卫特意夹的纸掉在了地上,所以大卫回来看到纸掉落门外就立刻躲了出去。

  普济州继续到东郊钓鱼,等待蓝伯的出现。连续等了三天,蓝伯没有出现,普济州的脖子倒是晒伤了。姚嘉丽不会处理这种问题,急忙让罗莎帮忙,罗莎告诉姚嘉丽这需要冰敷。普济州一边冰敷一边思考问题所在。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普济州就出发了,果然这次在东郊遇到了蓝伯。普济州和蓝伯套近乎之后,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了蓝伯,蓝伯十分高兴。普济州找到了蓝伯,十分激动,立即回领事馆找鲁怀山拿签证。鲁怀山不在办公室,倒是吕秘书看到普济州和自己一样,可以自由进出鲁怀山办公室而略有嫉妒,但普济州没有当回事。

  鲁怀山回来后了,将盖好章的签证交给了普济州。普济州想立即把护照拿给蓝伯,并当天把蓝伯送走。但是鲁怀山认为普济州被德国秘密警察监视着,这样频繁地动作略有不妥。普济州认为鲁怀山说的有道理,于是准备第二天再把护照拿给蓝伯。事情办好,提前下班的普济州十分开心,还买了菜回家庆祝。就是饭桌上姚嘉丽还在提让罗莎早点走的事情,弄得普济州有些不开心。

  第二天,普济州依旧早早出门去东郊找蓝伯,但是蓝伯已经被杀了。普济州难过地拿着护照回到了领事馆,一言未发,把护照还给了鲁怀山。回到家后,普济州把自己锁到了屋子里。

  普济州想不明白问题出在了何处,不知道为何秘密警察会知道蓝伯这个人,更不知道,为何秘密警察在知道蓝伯这个人后,还偏要等到自己找到人后才动手。普济州在给汉恩送食物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善,似是怀疑汉恩,汉恩十分生气。普济州见此又有些怀疑罗莎,因为罗莎一直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但随后又自我否定了。

  蓝伯的意外让普济州十分难过,他痛苦地想了一夜,不知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几番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普济州决定将签证办下去。并从鲁怀山口中得知了下一个寻找的目标——化学家威廉艾塔曼。鲁怀山告诉普济州,做这件事,是因为这次科学家的处境更加的危险,并提醒普济州注意身后监视之人。普济州找到艾塔曼的实验室时,实验室已经被烧毁了,但普济州不确定艾塔曼是否还活着。普济州想找人打听艾塔曼,鲁怀山让普济州尽量不要问汉恩,因为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

  罗莎偷偷从阳台跑出去回到了家,但到家之后,她很快就发现了地板上有陌生人的脚印,于是急匆匆地离开了家。姚嘉丽知道普济州一直叮嘱罗莎不要出门,所以在发现罗莎从阳台跑出去之后觉得罗莎十分可疑,于是姚嘉丽偷偷跟踪了罗莎。

最后一张签证第18集剧情介绍

  两顾茅庐艾塔曼终露真容 办妥签证普济州放松警惕

  姚嘉丽想要从罗莎的房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就借口为她洗衣服进了她的房间,到处查探了一番,她前后矛盾的行为让罗莎觉得莫名其妙。

  大卫不放心罗莎,想要去看她,蕾贝卡担心他刺杀汉斯没有成功,已经被盯上了,就千方百计地劝阻他,大卫无奈,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普济州将威廉.艾塔曼的实验室着火,却没有发现尸骨的事告诉了包尔,包尔觉得这不像是一向行事严谨的艾塔曼会发生的情况。普济州提出想见见艾塔曼的家人,包尔便说,如果他的助手艾利亚斯还活着的话,倒是可以去找他。

  普济州先后找到了艾利亚斯和艾塔曼的夫人询问情况,他们全都一口咬定艾塔曼已经被烧死了。普济州做这一切的时候,秘密警察就在一旁密切监视着他。

  虽然得到了一致的口径,但普济州还是觉得这其中有蹊跷,总觉得艾塔曼没有死,他请包尔找时间陪自己一起去拜访艾塔曼夫人,包尔答应了。

  晚上,普济州回到家中,姚嘉丽问他是否给过罗莎钥匙,普济州说没有,并提醒她也不要给罗莎钥匙,姚嘉丽想要将罗莎的反常告诉普济州,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罗莎一直担心大卫的安全,脑海中不断涌现出他被抓的场面,她实在坐不住了,就趁夜再次偷偷回了家。可是,却依然没能见到大卫的人影。

  罗莎的行动被汉斯猜到并证实了,他十分兴奋,自我分析了一番,认定罗莎并不是犹太抵抗组织的成员,她接近普济州只是为了给自己弄到签证而已,但他还是决定从她身上开始下手。

  普济州在包尔的陪同下又一次来到了艾塔曼家里,普济州提议到艾塔曼的墓前祭拜,被艾塔曼夫人拒绝了,包尔只好自己开口说,想到艾塔曼的墓前看望老朋友,艾塔曼夫人只好同意了。

  姚嘉丽假称要去买东西,暗中观察罗莎,见她果然又偷偷溜了出去,就一路尾随,跟着她回到了家。罗莎在家里的地板上发现了陌生的脚印,知道有人来过了,未做停留便匆匆离开了。

  普济州和包尔在艾塔曼夫人的陪同下来到了艾塔曼的墓地,一个长着长胡子自称是艾塔曼朋友的人拦住了他们,不许他们靠近,普济州趁着他和包尔纠缠的时候,跑到了艾塔曼的墓碑前,对着坟墓向艾塔曼道歉,将自己一直在寻找他,就是为了给他一张签证的事说了出来,然后扭头便走。普济州发现艾塔曼的墓碑上有一个字母拼错了,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回到艾塔曼家里,他明明白白地请艾塔曼夫人将艾塔曼的下落告诉自己。艾塔曼夫人见隐瞒不住,就让他们见了面。原来,他们在墓园里遇到的那个精心乔装过的大胡子就是艾塔曼。普济州简单地了解过了艾塔曼的一些相关情况,便与他商定,第二天将签证放在他家门前的邮筒里,让他自己取了乘火车离开。

  秘密警察在半路上拦住了罗莎 ,让她上了汽车,将她带到了汉斯面前。汉斯故意话里有话地将她冒充的破绽一一道了出来,并故意让她误会自己已经抓到了大卫。罗莎请求他放过大卫,汉斯趁机提出以她搞到普济州的签证名单为代价,罗莎一时间陷入了两难之中。

  姚嘉丽一直监视着罗莎,见她竟然与秘密警察来往, 对她更加怀疑,决定继续搜集证据。罗莎在替普济州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了艾塔曼先生的书,她想起了汉斯让她做的事,有些犹豫了,这一幕正巧被姚嘉丽看在了眼中。

  普济州找到鲁怀山,为艾塔曼办好了签证,得知他将包尔带了出去,鲁怀山担心事情不妥,不禁忧心忡忡。

  普济州又来到地下室,把艾塔曼的签证已经办好的事告诉了包尔,但包尔却没有表现出多少欣喜,普济州还以为他是忧心于自己没有签证,便再三安慰他。包尔却说自己并不贪求签证,只是担心艾塔曼的安危,让普济州再去他家中探望一下,普济州却有些不以为然,还打趣了他一番。

  汉斯夫人薇拉出门去接孩子的时候,被守在门口的两个便衣秘密警察拦住了,他们以她的安全为由,不许她外出,薇拉对马克大发了一顿脾气,马克便向汉斯提议将对她的保护由明转暗,汉斯同意了。

  普济州趁夜将签证投进了艾塔曼家门前的邮筒里,他走过去的时候,见到艾利亚斯进了艾塔曼的院子,他并没有太在意。此时,艾塔曼正在与夫人话别,突然,他听到了敲门声。

  第二天,普济州早早来到了火车站,可是一直等到快要发车了,也没有见到艾塔曼的影子,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不安。(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看“最后一张签证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推荐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