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司祭分集剧情介绍(1-16集)大结局

当前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
剧情吧 时间:2018-12-08 09:25:25

韩剧司祭第1集剧情介绍

  恶灵附体残害人命 吴秀民成功驱魔

  1999年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一栋别墅里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屋外飞禽走兽慌不择路、四处逃窜。卧室里,一群医生极力压制拼命挣扎的女主人,幼小的吴秀民听到妈妈的惨叫声后冲进了房间,他惊恐地发现妈妈像是被恶魔附体一般嘶吼挣扎。男主人不想让儿子看到这一幕,把他拉出去命令他马上回自己的房间。他坚持认为妻子只是生病了。

  心急如焚的吴秀民冲到教堂请神父文起善帮助母亲驱魔。他和文起善冒雨赶回家却被父亲拦在了门外。吴秀民的父亲婉拒了文起善的请求,但文起善执意要求为夫人祈祷。两人推搡之际,吴秀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挣脱了医生从窗户跳了下来。吴秀民的父亲颤巍巍地就要走上前去。妻子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从地上坐直起来,发出瘆人的吼叫声。突然,她脸上的邪气消散,恢复了神智。她跪坐在那凄苦地唤着儿子的名字,可下一刻,邪气慢慢布满了她的脸,她的头被一股诡异的力量生生折断。文起善不忍地遮住了吴秀民的眼睛。雨夜中,吴秀民的哭喊声久久无法消散。

  时光如梭,一辆开向南部天主教医院的救护车疾驰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急救人员正在对一个被刺中腹部血流不止的孩子抢救。他的名字叫金宇朱,是前总统的孙子。教堂里,主教吩咐文起善在修女访韩之前解决掉恶灵的事,还嘱咐他驱魔一定不要轻举妄动。原来,文起善组织了一个非正式驱魔组织。而长大后的吴秀民也加入了这个组织,他成为一名驱魔师已经两年了。

  金宇朱被送到急症室后,医生金宥丽和含恩好立刻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可金宇朱始终没有血压,生命垂危。含恩好当机立断不顾金宥丽的反对要进行紧急开腹手术。这含恩好是急诊科的王牌医生,不仅拥有冷静的判断力还有高超的医术。但遗憾的是,她终究没有挽回这个孩子性命。

  含恩好情绪低落地走出手术室,守候多时的金妈妈冲上来问孩子怎么样。含恩好正准备告诉她金宇朱的死讯。急症室的电灯忽然熄灭了。一片黑暗中,金宇朱身上的血珠诡异地浮在空中。护士惊讶叠答应他又有了心跳。与此同时,灯光骤亮。护士急忙喊来了含恩好,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办公室里,科长批评含恩好不守规矩,给未成年人动手术居然没有先征得家长同意,迟早会连累整个急症室。含恩好对自己的决断豪不后悔。当时当刻,容不得丝毫的犹豫。院长收到金总统的谢意后,特意过来表扬了含恩好。科长便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同事们纷纷赞美含恩好的医术。含恩好不骄不躁,一笑而过。她诧异地发现金宇朱居然这么快就从重症病房转入普通病房。此时,吴秀民和文起善打完拳击后一起去了小饭馆吃饭。吴秀民不服输,扬言下次一定会赢过文起善。文起善教育他不管是出拳、踢腿还是其他的事,都要慎重不要心急。

韩剧司祭剧照

韩剧司祭剧照

  吴秀民津津有味地吃着猪排饭,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文起善见状让他给自己吃一口猪排。吴秀民连连摇头,护住了食物。于是,文起善出其不意地叉走了一块猪放在嘴里,直夸好吃。吴秀民拿这个顽皮的大叔没有办法。这时,文起善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神情一凛立即打开了饭馆的电视机。电视机里正在报道刺伤的金宇朱的凶手——青少年咨询师郑某。八年前他还是天主教的神父。而郑神父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就是非正式驱魔组织的成员,司祭名为伊纳修。

  文起善急匆匆地走了。吴秀民决定去南部天主教医院看看金宇朱。而此时担心金宇朱的含恩好查看完金宇朱的状态后,犹豫地问金妈妈金宇朱身上有很多旧伤,他是不是因为压力自残过。金妈妈却激动地打断她说宇朱只是有挠自己习惯,还警告她小心说话。含恩好只好尴尬地离开了。

  文起善神情凝重地去警察局见了郑神父,发现他神志不清,念叨着很久以前的事。文起善担心地问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郑神父惊恐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扒着栏杆颤抖着声音问文起善还记不记得那个被斩断双脚的孩子。郑神父越想越恐慌,他或是疯狂地尖叫着受害者24号来找自己了,或是跪下来祈求上帝救自己,或是回忆起被恶灵附身的金宇朱。最后,他冲上来扒着栏杆嘶吼着“恶魔”这两个字。

  医院里,吴秀民从前台咨询到了金宇朱的病房。此时,疲惫的金妈妈边给老公打电话,边小心地掩着门从病房里走出来。她心事重重地说宇朱好像病的更严重了,医生也一直在追问他身上的伤。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了不让人听到自己说的话,她越走越远。

  金妈妈走后,病房的门自动关了起来。虚弱的金宇朱躺在床上轻轻喊了句妈妈,却毫无回应。突然,灯光熄灭,金宇朱恐惧地发现床边的帘子上映出了一个人影。他颤抖着手拉开帘子发现空无一物。这时,灯光一闪一闪起来,金宇朱回过头惊恐地发现一个浑身是血、包裹的只剩一双眼睛的人。他吓得猛地把头蒙起来,过了会,才心翼翼地揭开被子看向右边。他发现那个恐怖的人不在后,悄悄送了口气。可当他转过头时,那个人赫然立在床头,一只手紧紧地扼住了他的脖子。

  其实,金宇朱正用双手狠狠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最终晕了过去。过了一会,他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眉宇间布满了黑色纹路,双眼充血,俨然是被恶灵附身了。此时,吴秀民站在电梯里。电梯门合上之前,他发现一个小孩从门前一晃而过。他来到病房却发现金宇朱并不在病房。医院里播放起了寻找金宇朱的广播。吴秀民大惊失色,回忆起电梯前跑过的男孩,连忙追了出去。

  含恩好临危不惧,迅速安排大家去各处找金宇朱。吴秀民冲进了葬礼仪式场。含恩好也通过监控确定了金宇朱的位置,带着保安一起去了葬礼仪式场分头寻找金宇朱。

  警察局,警察即将带郑神父去拘留所。文起善急迫地问他到底为什么捅了那孩子。郑神父精神错乱、胡言乱语。其实,郑神父什么也没有做,而那恶灵附身金宇朱后故意在那孩子的身体制造伤口陷害自己。文起善意识到这个恶灵不好对付。

  此时,吴秀民发现金宇朱后,试探地叫了他在一声。金宇朱立刻跑走了,踩到玻璃渣也毫无感觉。吴秀民沿着血迹发现他定定地站在不远处对着自己笑。当吴秀民发现金宇朱被附体后立刻拿出了十字架,念着驱魔咒语。这时,含恩好赶了过来,金宇朱对吴秀民露出邪恶的笑容,一转脸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晕了过去。吴秀民打算抱着他离开,含恩好拦住不让他走。两人僵持不下时,保安赶了过来。吴秀民无奈之下只能先自个逃走了。含恩好找回了孩子,大大舒了口气。

  这边,吴秀民给文起善发短信说自己找到了附魔者。文起善责怪他随意出头,吴秀民焦急地说那个孩子已经完全被恶灵占据了,得赶紧救助。文起善嘱咐说在主教同意前,他只要好好盯着那孩子就行。吴秀民嘴上敷衍地答应了。

  随后,文起善向主教禀明了一切,请求他同意驱魔。主教点头同意,立刻打电话向大主教申明。另一边,吴秀民来到医院一处废弃房间,为驱魔仪式布置了一番。办公室里,同事想起金宇朱的事奇怪地问她那孩子跑去葬礼仪式场干什么。金宇朱的身体恢复速度,也太不正常了吧。含恩好心中也对此很是疑惑。

  吴秀民伪装成医生趁金妈妈不在时带走了金宇朱。两个人刚上电梯,就被远处的含恩好发现了。她急忙追上去,可惜电梯门已经关闭了。吴秀民将金宇朱带到废弃房间,用胶带固定住了他的双手。金宇朱双眼乌黑,冷冷地问他叫什么名字。吴秀民结巴地说米迦勒。金宇朱扭着头说自己想知道的是他妈妈给他取的名字。吴秀民缓缓站起来盯着他说保密。然后,他开始了驱魔仪式,金宇朱暴躁地挣扎咆哮着。

  但是仪式开始没多久,整个房间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吴秀民蹲下来默默祈祷,他一抬头发现金宇朱整个身体腾在空中。于是,他立刻压着金宇朱的身体,念念有词,不停地画着十字,大声问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渐渐地,房间停止了抖动,金宇朱的身体也缓缓回到了床上。吴秀民小心翼翼地靠近他,金宇朱猛地睁开眼阴森森地说别人也会看到这个吗。话音刚落,吴秀民就被震飞了。他倒在墙角,痛得龇牙咧嘴。

  这时,含恩好闯了进来,看到眼前古怪的场景连忙质问吴秀民对金宇朱做了什么。吴秀民费劲地站起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金宇朱缓缓地说医生你来了,我们又可以聚在一起了。含恩好诧异地看着不对劲的金宇朱。吴秀民见状急忙赶她出去。这不是她擅长的领域。

  金宇朱邪笑着动了动手指,大门“轰”地一声关了起来,灯光瞬间熄灭。一片黑暗中,吴秀民点燃了火柴,惊讶地发现金宇朱不见了。他一边念着拉丁文,一边环顾四周。突然,灯亮了起来,四周都没有金宇朱的身影。吴秀民和含恩好对视一眼,他默默地把视线向天花板望去。金宇朱贴在天花板上,尖叫着冲向了含恩好。含恩好吓得魂飞魄散,吴秀民连忙用紫带强行把金宇朱拉开,含恩好正好被甩出了门外。吴秀民立刻关上了门。含恩好瘫坐在地上心有余悸地听着屋内传来惊悚的笑声。

  屋内,金宇朱掐着吴秀民的脖子按在桌角,咆哮道耶稣都是假的,不会有人拯救他!整个房间又开始颤动起来,吴秀民艰难地否定他说的话。此时,回过神来的含恩害怕地向外面跑去,不知为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吴秀民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十字架按在金宇朱的额头上念起了驱魔咒。最终,成功将金宇朱体内的恶灵赶走了。他瘫倒在一旁,却恐惧地发现金宇朱几乎没有了呼吸。含恩好冲进来推开他一边检查金宇朱,一边坚定地说现在起就是自己的领域了。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喜欢看“韩剧司祭剧情”的人也喜欢:
韩剧司祭电视剧相关资讯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