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第40集剧情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分集剧情 >

如懿传第40集剧情介绍

  纯贵妃觊觎后位 海兰误导三阿哥

  毓瑚将那枚珠花交给皇上,称素练死时手里握着它,皇上认出这是他在七夕的时候赏给纯贵妃的。他得知纯贵妃此刻正在忙着置办丧仪之事,而且连有孕的嘉妃也听命于她,自语道嘉妃好厉害。毓瑚告诉皇上,仵作说素练之死可能是触柱身亡,也可能是被人抓着脑袋撞到柱上,只是现在死无对证了。皇上心里想着,素练死得蹊跷,纯贵妃又冒了出来,这里会不会还有他不知道的事,如果有些事他疑心错了皇后,只愿皇后不要责怪他。

  皇上回京后,为皇后举办了隆重的丧礼,并追封她为孝贤皇后,海兰生气皇后的丧仪越过了大清开国百年的成例,如懿称人走了皇上自然会想到她的好。

  纯贵妃带着六阿哥永瑢来向太后请安,她言语间说起永璜毛躁,永璋还稳重。太后便让永璋以后给永璜分担着,纯贵妃高兴地喜形于色。太后称她有儿有女有福泽,而且孝贤皇后临终前曾举荐了她为继后,纯贵妃听了心花怒放。

  海兰告诉如懿,现在后位悬虚,纯贵妃在皇后丧仪期间极力笼络众嫔妃,嘉妃也是百般讨好。如懿称纯贵妃儿女双全加上贤教皇后临终的举荐她有这心思也不为过。海兰不屑纯贵妃就是仗着有亲生皇子和一个养子,但如懿出身后族,和皇上又有情分,她才应是皇后人选,如懿称她要的从来都是情分而不是位分,海兰反驳当年如果不是先帝阻拦皇上早就选如懿做谪福晋如今她早是皇后了,如懿心知后位不是争来的,一切都是皇上的心意,她劝海兰皇上现在心思哀痛,她们就不要再给他添乱了。

  嘉妃得知王爷病重,恐怕活不到夏天。侍女告诉她,王爷逝世后世子可以顺利继承王位,劝她也为自己盘算争取后位,嘉妃称以前自己只想做个笼妃为世子争光,如今不进则退,为了儿子她也得争一争,侍女告诉她,现在对手只剩下纯贵妃和娴贵妃了。嘉妃称娴妃无子又是景仁宫后裔不值一提,纯贵妃胜在有三个儿子,但她要让这成为纯属贵妃的致使弱点。

  外面大雨滂沱,大阿哥来向如懿请安,如懿心疼他带着诸位皇子行丧仪劳累,叮嘱他今天是他母亲哲悯皇贵妃的生辰,她已差人带了祭品送到安华殿去了。大阿哥感激她还记得自己生母的祭日,纯娘娘却从不记得。大阿哥走后,海兰说自古都是立嫡立长立贤立贵,大阿哥占尽了优势,如懿称凡事有利就有弊,但愿大阿哥能明白。

  皇后祭酒礼上,纯贵妃问起如懿,永璜去看她的事,失落地说自己一直抚养永璜多年,他心里还是惦记着如懿,如懿安慰纯贵妃大阿哥孝顺,自然知道她的养育之恩。纯贵妃便称如懿没有自己的孩子,永璜多孝顺也是应当的。

  祭酒礼毕,如懿和海兰腿都麻得站不起来了,二人相扶着到偏殿休息,如懿说,自孝贤皇后病逝,皇上变得嘉怒无常,听说因朝中大臣在丧仪上略有怠慢便被皇上罚了廷仗,海兰讽刺皇上生前不珍惜,如今看起倒像是恩爱夫妻一般。二人路过一处偏殿时,听到大阿哥和他福晋伊拉里氏的对话,大阿哥不满纯妃给他选了伊拉里氏这样的小族小姓。称纯心里只有自己的儿子,根本不是真心疼他们,现在的后位无非是落在纯娘娘和母亲身上,如果落在纯属娘娘身上,她有谪子,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如果落在母亲身上,他就多提与母亲当年的母子之情,即使母亲没有当上皇后,让她在皇上面前为自己进言,他争太子这也多些胜算。大阿哥还振振有词地说,天家亲情孝义都是假的,唯有当上太子大权在握才是最重要的。如懿听后心里一凉,不敢相信这就是她疼过的孩子,大阿哥怎会这样的想法。海兰却毫不意外,称宫中母慈子孝兄友弟恭从来都是个笑话,现在的纯贵妃不也是如此,她知道如懿对后位无心,但纯贵妃现在志在必得的样子,她劝如懿还是早点想想办法。

  等二人歇息好来到丧仪现场时,看到一众嫔妃都簇拥着纯贵妃,更甚者卫嬿婉跪地给纯贵妃揉腿,海兰气愤这些人都巴结得不遮不掩了。她悄悄让侍卫把永琪带过来。

  如懿看到意欢还在喝“坐胎药”,于心不忍,劝说她是药三分毒,意欢不知实情,傻傻地称是皇上求子心切,赏的坐胎药更勤了,但她知道皇上对自己好。如懿无语。

  海兰谎称永琪有些咳嗽,要带他回宫喝药,她在路上远远地看到三阿哥永璋路过,便故意大声叮嘱永琪,后天是他皇额娘梓宫奉移的大日子,当天他千万不能哭,永琪不明白娴妃娘娘曾交待如果谁哭得不伤心皇阿玛会生气的,海兰告诉他,当天不能哭是因为皇上失去的不只是皇后还有七阿哥这个谪子,那天所有的阿哥公主们都哭得很伤心,如果永琪能镇定自若,皇阿玛就会对他另眼相看,皇阿玛现在需要的不是痛哭流涕的孝子,而是可以不被悲喜影响,能有机会成为太子的阿哥。海兰的这些话被路过的三阿哥听到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海兰带着永琪看望皇上,得知皇上不愿见人,她便让永琪在外面磕个头给皇上说一声放下参汤就走,皇上听到永琪的声音出来把他们母子接了进去。

  三阿哥回来后将海兰说的话转述给嘉贵妃,嘉贵妃让永璋依海兰而行,明天在丧仪上冷静持重。

  皇上听说永琪为自己先尝了苦参汤,感动不已,永琪童言无忌地说自己听到大阿哥说起明朝有忠君是国本根本,自己却连朱常洛都不如,还说皇后崩逝,兄弟中唯他独长,所以要多担当一些。皇上听后不发一言,海兰故意下跪请罪,称永琪年幼无知,说错了什么请皇上恕罪。皇上永琪还小,前朝明书只能是听来的,他生气永璜竟有夺谪之心,那永璋也会用生母说事。海兰称宫中已人尽皆知纯贵妃是继后人选,皇上自语道原来如此,让他们退下。

  走出皇上寝宫后,海兰夸永琪说得很好,也不枉她这么多天的教导,她叮嘱儿子这些事不许说给娴额娘听。

  皇上问毓瑚,大阿哥和三阿哥在丧仪上表现如何,是兄友弟恭还是各自为政?毓瑚回禀大阿哥凡事亲力亲为,三阿哥也尽心去做,皇上称他们若是真心就好,若是以此招揽人心就该死了,他得知丧仪上娴贵妃受了冷落,心疼不已。立即宣她进宫。

  皇上安慰如懿受苦了,内疚自己对如懿不够好,让她膝下无子,如懿不以为意,称皇上把永琪交给她抚养宫中人尽皆知,而且自己虽未生养,皇上的儿女就是她的儿女,如果有人以此鄙视自己就是眼界太窄不需理会,皇上欣赏如懿有如此胸襟,比起那些为自己计较打算的,他甚感欣慰。

  大阿哥和下人说起丧仪后去安华殿祭生母的事,被嘉妃无意听到。稍后,大阿哥到安华殿忌拜生母哲悯皇贵妃时,看到嘉贵妃先他一步来到殿中,对着母亲的牌位说那个害她的人已经走了,大阿哥听后大惊,拦住嘉妃一定让她把事情说清楚,嘉妃半推半就地说,那年大阿哥额娘的事是孝贤皇后所为,无论哲悯慧妃生的是男是女,都必死无疑。她临走时故意提醒大阿哥说皇上明天会亲自祭酒,他要忍耐别露了声色。大阿哥终于求证了宫里的流言,他痛哭母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