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传奇第15集分集剧情(共78集)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分集剧情 >
剧情吧 时间:2019-03-27 23:48:17

重耳传奇第15集分集剧情介绍

重耳受特级待遇引非议 女装齐姜令重耳失态

  申生、重耳、夷吾三人离开晋国,前往齐国参加公子会盟,在齐国国都临淄,不少百姓正在排队进城,重耳也加入排队的队伍中,正巧遇到刚到临淄的骊姮,二人再次见面欣喜不已。

  楚国太子熊恽不愿意排队,抢过百姓的道路要进城,门口侍卫阻拦熊恽,表明齐国素来以百姓为先,无论是谁来到城门口,都得按照规矩排队。

  熊恽伸手就要打侍卫,重耳匆忙上前阻拦,委婉劝他不要跟侍卫动手,有力气等着到校场展示为好,然后还关心侍卫是否有受伤,秦国的车队也刚好赶到,看到这一幕,赢月觉得重耳太虚伪。

  各国公子都被安排住进了营丘驿馆,重耳的住处比其他公子的住处都好,是国君级别的待遇,赢月熊恽等都看不顺眼,纷纷鸣不平,骊姮表示没觉得不平,重耳配得上,赢月一时也不知道接什么话。

  齐国太子昭专门来看重耳,并送上了许多珠宝和美女,声称是故人所托付,重耳认为无功不受禄,不可接受这礼物,太子昭不由分说,放下礼物便离开了,更引得众公子不满。

  夷吾阴阳怪气地数落重耳,说申生是齐国君的亲侄子,也是晋国的嫡长子,是在场地位最高的人,都没这般待遇,重耳接受这待遇便是尊卑不分,夷吾让重耳将这些待遇让给申生享用。

  重耳将住处让给了体弱的骊戎公子骊潼,又将珠宝分给那些美人,让她们自己去赎身,夷吾认为重耳是沽名钓誉,多此一举,申生反而觉得重耳这么做,最是合情合理。

  重耳的这一系列安排,都是齐姜托付太子昭办的,齐姜虽是太子昭的妹妹,但深受父亲疼爱,太子昭的太子之位也是齐姜相助,才争取来的,所以太子昭对齐姜也是疼爱至极,无有不从。

  齐姜送美女是为了试探重耳,得知重耳的做法之后,齐姜满怀欣喜,重耳果然不是好色之徒,太子昭却认为重耳是假仁假义,且重耳跟骊戎公主骊姮一直暧昧不清,难保不是好色之人,齐姜心里已经认定了重耳,心里又有了新的主意。

  赢月看到重耳和骊姮关系密切,好奇之下便想跟去看看,夷吾看到赢月鬼鬼祟祟的,故意戏弄说重耳是赢月的心上人,赢月否认了之后,夷吾主动要和赢月结盟,赢月认为夷吾太莽撞了,骂夷吾有病。

  重耳和骊姮到幽静处谈话,骊姮解释当日险些被害,被救人了之后,救人的人不想让她呆在晋国,所以将她绑了送回骊戎,骊姮不愿嚼舌根说救人之人是谁,避开了重耳的追问,两人互诉衷肠,诉相思之苦。

  驿丞向重耳传达国君旨意,国君听说重耳将自己舒适的环境让给别人,所以专门又给重耳安排了一处住处,还专程召见重耳,重耳忙回房间更衣。

  对于重耳到齐国之后的种种,介子推和子余都察觉出古怪,子余怀疑这是齐国君的捧杀之计,将重耳置于风口浪尖,让诸国公子嫉妒,实际是为了给申生铺路。

  赢月和夷吾看到重耳去赴宴,夷吾担心国君单独找见重耳,是要内定重耳成为第一名,再次跟赢月说起结盟,赢月看出夷吾处处要跟重耳争,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所以赢月答应了结盟。

  宴会上除了一批美艳舞姬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夷吾和赢月将诸国公子都叫来偷看,大家对宴会上的场景也是看不透,大家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射来一只飞箭,箭上有纸条写着:齐国公主邀请大家一起去赴宴。

  重耳在宴会上正手足无措,夷吾和各国公子都来了,齐姜盛装出席,令所有人都惊呆了,盛装的齐姜美颜不可方物,令在场的女子们都自惭形秽,男子们都难以移开目光。

  重耳见到女子装扮的齐姜,浑身都感觉别扭,想起之前和齐姜在一起的画面,甚至还同床共枕过,感觉有些悖逆,竟然差点将酒洒了,其他公子看到重耳的模样,嘲笑他没见过世面,就算齐姜公主美艳,也不该如此失了君子之德。

  在场的公子都误会重耳,重耳也不想跟大家打哑谜,索性直接承认自己跟齐姜公主认识,但当时的齐姜不施粉黛,不带珠钗,重耳是将其当兄弟看待的。

  不知从何处传来风声,说这次公子会盟,其实是为了给齐姜选夫君,听到这个传闻,几乎所有的公子都开始表态,要全力以赴向齐姜证明自己,唯有重耳没任何表示,重耳心中有气,怪齐姜没有早些将她的身份告知,但如果重耳早知道齐姜的身份,又能怎样呢。

  齐姜今日的目的就是为了逼问重耳的心意,看到重耳没有表示,齐姜索性直接将重耳拉走,二人来到桃花林中,这里每一棵桃树上都有不少丝带,上面是齐姜亲手绣的字。

  齐姜虽寿拿下一根丝带送给重耳,表示这是她心中想对重耳说的话,重耳还没打开来看,骊潼忽然慌张地跑来找重耳,说姐姐骊姮出事了,重耳立刻离开桃林。

  骊姮在路上和一个侍从撞到,侍从的热茶水烫伤了骊姮的腿,几乎不能走路,重耳为她看了伤势之后,竟直接用刚刚齐姜给的丝带给骊姮包扎,齐姜看到后心都几乎要碎了,失落地离开了。

  重耳将骊姮送回去,并给她表明自己不会跟齐姜有什么瓜葛,还是会将齐姜当成以前的姜弟,他会跟齐姜把话说清楚的,重耳走后,骊姮解下了腿上的丝带,齐姜丝带上绣的诗词,全是爱慕之意,唯卿可托四个字,更是让骊姮不安。

  重耳专门去齐姜的寝宫,对于齐姜隐瞒身份的事情,重耳很生气,齐姜解释说女子在外不方便,本意只是为了出行方便,并非真的想隐瞒,重耳和齐姜把话都说开了,重耳知道救骊姮的是齐姜,暗中相助化解他冤屈的也是齐姜,无论齐姜是男是女,他会一直当齐姜是以前的姜弟,令齐姜哭笑不得,也不知重耳到底是真不知道她的心,还是故意装傻。

  骊潼自觉自己的骑射不如其他公子,便苦练射箭,手都磨破了,骊姮看到后心疼极了,想要代替骊潼去参赛,骊潼认为如果姐姐出战,会被其他国家看轻,他就算现在赢不了,等长大了也一定会赢,这时重耳过来鼓励骊潼,并亲自教他射箭,重耳的箭术令骊姮姐弟拍手叫好。

  夷吾买通了一个侍从,让他将一瓶药粉撒到重耳的食盒中,美其名曰是让重耳不能上场,让申生有更大的赢面,不巧却正好被赢月偷听到。

  赢月跟踪侍从,亲眼看着侍从下药离开之后,赢月将重耳和熊恽的食盒盖子调换。

  第二天校场比武就要开始了,齐国君已经在校场等候,熊恽却腹泻不止,甚站都站不直,赢赢月看到后故意挑衅,嘲笑熊恽怯战,故意称病,又提醒熊恽说也许是有人嫉妒他而故意下药。

  熊恽想了想赢月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跑到校场去找齐国君要说法。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喜欢看“重耳传奇剧情”的人也喜欢:
重耳传奇电视剧相关看点
影视资讯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