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第50集分集剧情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分集剧情 >
剧情吧 时间:2019-06-20 15:03:04

白发第50集分集剧情介绍

容乐无忧设局将计就计 容乐疑心泠月是内奸

  洛颜声称自己没有忘记,她以前父母死于战乱,她希望天下再也没有战争,而她这个志愿从未断过。宁千易声称自己接下盟书也是为此志愿,本以为拿到山河志就能完成心愿,可是一年多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参透山河志,因此只能另谋出路。宁千易认为盟书送来就是一条捷径,洛颜提醒宁千易不能不顾及昭云的感受,宁千易警告洛颜不能说出去,否则他们多年的情义就一刀两断。

  洛颜慌忙叫住镇北王,告知他容乐就是秦家的后人,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山河志秘密的人,镇北王大惊。

  容乐不知道那天假扮修罗七煞的是什么人,表面没有差别,可是武功相差甚远,无忧认为是天仇门的人。容乐早已开始怀疑泠月,是泠月故意设计了孙雅璃之死,将她置于死地。无忧也调查清楚是泠月把男宠带入宫中,是她先杀死了春泥栽赃给容乐。

  容乐心中难过,自己一直视她为姐妹,可是她却联合外人来害自己,不惜伤人性命。无忧叮嘱容乐一旦拿到证据,就不要心慈手软立刻动手。此时,在门外的泠月已经熬完了药过来,萧煞一直等着泠月过来,并且“体贴”把药接过来帮泠月送进去。泠月掉头回房休息,遇到了拦路的林申。

  容乐让萧煞继续盯着泠月,且不许她来到这里,同时,容乐也告诉无忧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无忧猜到是沉鱼。当初他曾经调查过,沉鱼消失在辰国的边境。容乐告诉无忧这次她来这里主要目的就是战马,这样可以解决南境问题。容乐担心昭云,知道昭云已经爱上了宁千易,如果宁千易指使沉鱼拿到了山河志,就说明宁千易有野心,到时候会受伤的人只有昭云了,而他们想要拿到战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忧也声称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会伤害昭云,他也已经打算去见辰国的十岁君主商议,容乐担心辰国君主就和传闻一样少不更事就知道玩乐,无忧打算亲自去看看。无忧亲吻容乐额头,叮嘱她千万不可以再去有危险的地方,随后告辞离开,容乐拉着无忧的手,叮嘱他在外面一定要小心。

  无忧在大街上看到一群士兵追赶辰王,辰王犹如孩童一般当街嬉闹,险些被容齐的马车过来撞上,幸亏无忧飞身下去将辰王抱上屋顶。辰王撒泼装哭,非要说无忧是大人欺负小孩抓着他不放手,无忧笑言如果辰王闹够了可以坐下好好聊天了。辰王一改玩闹的孩童模样,早就知道面前的人是无忧,辰王早就知道无忧一直派人打探他的行踪,也知道无忧和容乐此番是为了战马而来,同时也知道南境和北临所发生的一切,无忧这才知道辰王并非市井传言一般的孩童。

  群臣建议让辰王亲政,这让宁千易大怒,询问今天辰王发生的事情,得知容齐不小心差点撞到了辰王。宁千易一时猜不透容齐的用意,同时也命人去盯着无忧,因为他听闻无忧也秘密离开了南境。

  宁千易拿出苻鸳的盟书,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苻鸳结盟。容乐询问昭云宁千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昭云认为宁千易是非常仗义的人,而且对她关怀细微,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容乐反问昭云倘若有一天发现宁千易不是她心中的样子,她会怎么办?昭云一时不知道容乐为何要如此问,此时,宁千易拿来了许多孩童的衣物,容乐发现里面甚至有三岁孩童穿的衣服,宁千易解释因为这是他和昭云的第一个孩子,所以才会特别重视,容乐笑而不语。

  宁千易告知容乐明天他宴请傅筹和容齐,希望容乐也一起去,容乐拒绝了,昭云也认为容乐身体不好,不要扯上容乐。宁千易声称因为他的战马有数,双方都是为了战马而来,他只能卖给其中一家,希望容乐前去帮忙参详究竟给谁合适。容乐没有想到傅筹也会买战马,立刻答应同宁千易一起去,否则也显得她不够厚道了,宁千易大喜。

  容齐本来很期待和容乐的见面,听闻容乐去了擎天阁,容齐立刻就要赶过去。此时,暗卫进来禀报附在容齐耳畔耳语,容齐立刻命令小荀子去告知宁千易他身体不适不能参加。容齐暗卫盯着擎天阁一旦发现林申的踪迹立刻来报,容齐看着手中玉佩,声称虽然很想见容乐,可也不得不忍着,因为他要安全将容乐带回去。

  听闻容齐病了,宁千易立刻要找太医,小荀子声称容齐是旧疾复发婉拒了太医。小荀子转头向容乐代为问好,之后掉头离开了,傅筹怀疑容齐别有用心,而宁千易责认为这是在辰国地界,容齐必然不会乱来。

  宁千易请容乐和傅筹喝酒,容乐刚要喝酒就被傅筹抢过去,傅筹担心容乐伤势未愈不适合喝酒,容乐只好作罢。宁千易感叹此地缺少了无忧,傅筹询问容乐是否真和无忧决裂了,容乐无语似有伤感,并且不许大家再提无忧,否则就自罚三杯。

  宁千易劝说容乐离开无忧还不如和傅筹在一起,并且认为容乐和无忧并非良配,而傅筹此番前来专程为了容乐而来。容乐不语喝酒,此时无忧进来讽刺镇北王居然变成了说媒之人。无忧责怪宁千易曾经递上盟书想要结盟,结果却要把战马卖给他的敌人,宁千易只好向安抚无忧坐下。无忧提出用一年一成税收交换辰国的良马,傅筹则提出让宁千易随便开价。无忧讽刺傅筹这一年四处征战,早已是国库空虚了,而南境再富庶也只不过是弹丸之地,双方争执的同时,容乐不停喝酒。

  宁千易表示两面为难,让容乐做出选择卖给谁,无忧讽刺容乐是南境罪妃根本就不配选择,傅筹则极力赞同让容乐选。容乐醉醺醺提出让宁千易谁都不要卖,就把战马卖给她,宁千易询问要战马做什么?容乐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就是不想让他们任何一方拥有战马。

  容乐声称自己是被大将军抛弃的夫人,是被黎王抛弃的罪妃,而他就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抛弃的人,如果她有了自己的军队和战马就再也不用被抛弃了。容乐拿出当时宁千易送给她的玉符交换这次战马的购买权,宁千易声称黎王那里也有一块玉符,担心他也以此发难。无忧答应让容乐去买,就是要看看一个女人能有多大能耐可以组建军队。傅筹自然也退出了这次的战马之争,并且还表示如果容乐要买战马,所有的钱他来出。容乐拒绝了傅筹,同时也告诉傅筹当时她从西启驾到北临,那些嫁妆足够买战马了,让傅筹把嫁妆还给她就算是两清了。

  容乐醉醺醺离开了擎天阁,却无意中被一个侍女撞到偷走了玉符,容乐看侍女偷走了玉符不再假装喝多,反倒是容齐出现捂住了容乐的嘴带到一边。容乐以为容齐又想利用她,因此什么也不愿意和他说,沉鱼突然出现蒙面救走了被容齐纠缠的容乐。

  沉鱼劝说容乐赶紧离开,容乐知道沉鱼是宁千易的人,认为必定是沉鱼知道了什么不利她的事情,才会过来催促她离开。容乐认为宁千易并非善类,劝说沉鱼离开宁千易,也担心宁千易拿着山河志没准还会做出不好的事情来,容乐坚持不肯离开。

  昭云听闻无忧来了,就到别院见无忧,结果被厉武拦住,厉武告知昭云宁千易想要撮合容乐和无忧,所以外人不便打扰,昭云听闻此心内暗喜就托人把醒酒汤给宁千易送过去,之后就独自离开了。

  傅筹忽然发现一个黑衣人一闪即过,随后追赶过去,发现一个黑衣人从一间房里出来飞速离开,傅筹走上前观察,发现地上有残留的火药。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喜欢看“白发剧情”的人也喜欢:
白发电视剧相关看点
影视资讯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