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第9集分集剧情(共10集)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视剧分集剧情 >
剧情吧 时间:2019-06-26 14:36:52

我们与恶的距离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应思聪为李晓文怒打学长 王赦为家庭隐藏真实自己

  李晓文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躲起来不要被记者追到。沉默许久之后,李晓文突然想明白了,让应思悦打开店门,她不能就此逃避一辈子。可当店门打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离开了,只有王赦一个人站在外面。

  李家父母打电话把各媒体的记者都叫到了海边,专门接受媒体的采访。李父希望能趁着活时候多做点事情来弥补李晓明给大家带来的伤害,李母也认为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做错事的是李晓明,父母没有监管到位,可是李晓文是无辜的,希望所有人给李晓文一个重生的机会,网民有的丢石头,有的则是认为应该适可而止放了这家人。李下文看到新闻报道之后不顾应思悦阻拦独自离开了,应思悦希望能让王赦去告那些人,王赦则表现的有些冷漠,认为这里是公众场合,也告不过来。同时,王赦也告诉应思悦接下来他会很忙,不会再随传随到了。

  李晓文跑去找学长理论,责怪学长不该利用她来做新闻,学长反而讽刺李晓文连一个基本的警觉性都没有,这么好的独家是谁也不会放过。应思聪跑过来一拳打在学长脸上,并怒斥对方就是人渣,李晓文拉着应思聪离开,认为那些人渣根本就打不过来。

  应思聪和李晓文第一次好好聊天,李晓文自责不该每次碰到学长都会变得白痴。李晓文则想起了之前女友对自己的叮嘱和信任,应思聪希望自己将来能做出一部好电影,可以有个好结尾的电影。李晓文拉着应思聪对着天空大声笑,并且不断鼓励自己加油,两人都要一起加油,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李晓文叮嘱应思聪好好吃药,只有这样才能好好做一个好导演,应思聪忽然发现有人指指点点对着他们,慌忙和李晓文离开了。

  刘昭国夫妇得知宋乔平怀孕,夫妻俩因为要孩子问题而闹矛盾,刘昭国主动提出可以全力支持宋乔平要孩子,并且声称女儿天晴也比较希望能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到时候都可以帮着照顾,宋乔平笑言刘昭国夫妇现在是充满了爱,都快闪瞎她眼睛了。

  刘昭国和宋乔安在河边漫步,宋乔安告诉刘昭国那天看到李晓文道歉,在看到她鞠躬的时候心里似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或许这就是家里充满爱的缘故,而这一切都要归功刘昭国,感谢刘昭国没有转身离开放弃她,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应思悦回到家里就被邻居围住询问关于李晓文的事情,应思悦谎称不知道。此时,金鼎凯过来,拉着应思悦回家,并且提出让应思悦跟着他去广州也不要开店。应思悦责怪金鼎凯在他们被围在店里时候,曾经打电话让金鼎凯开车过来接他们,结果他却顾及到自己的车而不肯来。金鼎凯解释那是姨夫的车,并且认为应思悦是对应思聪的感情超过了他这个未婚夫,还辱骂应思悦家里如果有精神病说明是祖上缺德了。气得应思悦赶走了金鼎凯,恰好应思聪回来,应思悦让应思聪按时吃药,应思聪却认为该吃药的人是金鼎凯。

  上次的新闻报道,让品味新闻得到了很好的社会评价,收视率也超过了同行业,这让大家都很开心,吵着让宋乔安请客,宋乔安微笑点头。

  被李晓明杀害的那些受害人家属,都跑到应思悦店里砸臭鸡蛋,李晓文不想牵连应思悦,将她推回房间里关上门,自己向那些受害者深深鞠躬。那些人都毫不客气用鸡蛋砸向李晓文。应思聪此时赶过来,抱着李晓文任凭那些臭鸡蛋砸到自己身上,应思悦看到此落泪。

  丁美媚突然提出要找个工作,不想一直待在家里,也担心会一直想东想西,想起那个未能抢救回来的孩子,一想起这些丁美媚就忍不住想哭。丁美媚含泪微笑说着这些,让王赦心中难过万分,王赦拿出一沓子的钱给丁美媚,并且告诉她帮扶的那些死刑案子他不做了,专做一些来钱快的案子,而丁美媚可以用这些钱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丁美媚愣住了。

  应思悦店里的员工劝说她赶走李晓文,应思悦认为李晓文是无辜的,员工确认为只要李晓文在这里,店里的生意就会差,一定不会有人来,而他们家里的情况是逼着应思悦必须开这个店维持,应思悦沉默不语了。此时,李晓文洗完澡出来感谢应思聪的帮助,应思聪突然握住了李晓文的手,还表示要等拍摄完了这组电影之后就带着李晓文离开,也会照顾她一辈子,李晓文愣在那里。

  应思悦来到病房看父亲,看着父亲沉睡的样子,应思悦忽然难过哭起来,父亲睁开眼看着应思悦,本想安慰她,可是知道应思悦不希望别人看见,就又假装睡着。

  承办方邀请宋乔安,针对李晓明当时所有受害者家属,组成了一个团队,如何协助被害者家属,这让宋乔安很无奈,根本没有参与活动就离开了。

  应思悦把金鼎凯送给自己的所有礼物都还给他,当初资助她开店的钱,应思悦也没有用全部都还回去。金鼎凯却认为应思悦是不知好歹,明明她家里麻烦事一大堆,还有精神病遗传的可能性,能娶应思悦还是对的可怜。金鼎凯声称自己母亲早就说过找对象就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才好,是应思悦配不上他。应思悦大怒,让金鼎凯去找更好的女人,并且赶走了金鼎凯,金鼎凯拿走了银行卡,其余礼物扔在那里。李晓文在房间里听到两人的争吵对话,眼中噙满泪水。

  李晓文提出搬出去,她不能一直连累应思悦,害得应思悦无法结婚。应思悦认为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也不认为这件事和李晓文有关系,她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包容她的人成亲,而金鼎凯不是那种人。应思悦提醒李晓文不能躲起来,这是她当初说的话,一定要勇敢面对,也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李晓明父母想要找王赦寻求帮助,王赦却拒绝了,律师事务所里找王赦的都是一些大财主。丁美媚来给王赦送饭,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愁肠百结。王赦表面很淡然,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一直保持着职业般的微笑。

  丁宝捷在精神病院观察已经基本康复了,林一骏认为可以出院回家了,家属非常不满找到院长协调。宋乔平也是他的主治医师,都认为可以出院了,但是家属就是不让出院,迫于压力,林一骏只好改变了一开始的意见,让丁宝捷转为慢性病房。这让宋乔平很生气,认为林一骏是欺软怕硬,对有钱人就妥协,同时因为生气也打算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应思悦为了让应思聪吃药,把药给加在他的饭碗里,并且让李晓文将其叫出来吃饭。应思聪一看自己的饭碗,就责怪应思悦给他下毒,应思悦抢过来碗吃给应思聪看。应思聪一把扯掉了桌子上所有东西,并且责怪应思悦就是给他下毒,要不然他也不会每天头痛写不出东西来。李晓文慌忙安抚应思聪的情绪,让他继续回去做创作。

  应思悦吃了带有药的饭有些头晕,也担心应思聪的情形就是犯病了,可是她又不想强行送应思聪去精神病医院,只能先把家里的凶器都藏起来。

  晚上,丁美媚醒过来,发现王赦独自一个人蹲在厕所里拼命抽烟,丁美媚知道他心中的烦闷,没有去打扰。

  应思悦让李晓文搬走,担心应思聪犯病会伤害李晓文,李晓文则表示要和应思悦一起来面对。应思聪出现在身后,责怪应思悦非要拆散他和小欣。应思悦无奈拿出照片,告诉应思聪小欣死了,就在应思聪当兵的时候小欣自杀了。趁应思聪发愣的时候,应思悦一把将李晓文拉过来。应思悦试探询问,让应思聪去找宋乔平,应思聪仿佛看见了应思悦嘲笑自己的脸庞,气得摔碎了镜子,看着满地的镜子碎片,应思聪甚至看到无数个应思悦都在嘲笑他,应思聪弯腰捡起地上的镜子碎片。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喜欢看“我们与恶的距离剧情”的人也喜欢:
我们与恶的距离电视剧相关看点
影视资讯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